重庆SEO服务:做重庆网络推广与重庆网站优化的SEO顾问

罗永浩谈创业:我见过的青年导师几乎都是“江湖骗子”

罗永浩:我见过的「青年导师」几乎都是「江湖骗子」(下)|讲述

罗永浩谈创业

*博望志会是最好的创业人物媒体

我当时准备大肆报复一圈媒体

他们说

「你是要自己痛快呢?

还是要把企业做下去呢?」

我说…

「行吧,那就算了。」

来源/博望志

整理/小肥人

罗永浩录了一期「鲁豫有约」,博望志整理了整篇专访内容,今天发布后半部分。

如果不是为了他口中的「招聘融资商业谈判」,罗永浩如今可以在长时间里,于微博上化身为「另一个薛蛮子」,成为一台转发机器。

老罗对转变契机有一个十分戏剧化的描述,他曾坚持与一位胡搅蛮缠的网友辩论许久,偶然点击其账号后发现,该主页晒出的聚会照显示,对方不过一位中学生。

这让罗永浩感到羞愧,「我当时就脸红了。」

他的转变给锤子科技在舆论上释放了压力,却也在将罗永浩引向另一面的更深处,他似乎需要在各种场合,不断地展示比上一次面对公众时,更进一步的自省与理性。

例如,他在这档电视节目中,以一个十分文艺的态度表达了自己谦逊的一面:

在见识到写作、电影等领域内,很多「半人半神」级别的作品之后,会让罗永浩陷入绝望,它来自于一种面对艺术领域的庞然大物,无论如何勤奋和努力,都无法企及对方的体验。

最主要的就是离开这个家乡,我们那个家乡,在那个年代,现在也很可怕,那时候更可怕,那时候只要是个男孩,晚上9点以后不回家,父母就很紧张了。到处都打架,校园暴力特别特别严重,对男生来讲是回避不了的问题,你只要上学,一周五天上学嘛,五天的话在校园里至少会有两到三起暴力事件。

我初期都是挨揍的,有的时候比如说当着女生的面被羞辱了一通,那个会爆发特别大的一个反应,所以只要一反抗,马上就不会挨欺负了。

(当年指出老师错误)我还是喜欢直接一些,包括做了企业也是,我直到今天,情感上还是不太接受,为什么我不能对竞争对手的产品说三道四。

我现在年纪大了,有时候回头想也有一些是我捣乱的,但是确实绝大多数时候我说的是真话,老师是在明显撒谎。我是有轻微的攻击性人格的,所以如果别人给我是一种挑衅状态,我瞬间就会进入战斗状态。

(没上大学)这个是非常非常遗憾的,特别是我到了美国去硅谷的时候,像当地朋友领着我们去斯坦福校园参观的时候,我其实非常难过,就是我看那学校好得离谱,然后我在校园里逛的时候,非常非常难过,就觉得我这辈子为什么中间就没有4年能在这样的地方正经学点东西,认识一批非常聪明非常优秀的同学。

我在那个高中上完了学,然后我不知道如果我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,有一天能到那样的学校去上学,那时候留学对我们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,是很天方夜谭的事情。

我特别不愿意委屈自己学我认为没用或者是我不喜欢的学科,比如说你看我多年以来总自嘲说我数学方面是个白痴,这个不是真相,真相是只要我忍着不耐烦学数学,也一定是能接近满分的,只是说我到了一个阶段以后,发现靠着小聪明已经不足以考满分的时候,我就彻底放弃了。

如果能领着我去斯坦福转一圈,说你再忍两年,就能去这里读4年书,那我一定会忍的。

(清华北大)不具有这样的吸引力,我很多年前来过一次,清华的破烂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一个震惊,因为在我们心目中那是一个殿堂级的学院,可是我到了北京坐了公交车,一路晃,晃了四五十分钟,到了一个荒凉得没法相信……当年清华就那么荒凉你知道吧。

去的那个路上,我心就凉了半截,因为对于我们这种小城镇来的孩子,一个大学一定要在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才觉得它是个好大学。如果它就在天安门边上,我可能就会觉得是一个很向往。然后进去学校以后,我看哪都破破烂烂的,只有图书馆让我激动了一小会。

我只是离开学校,在家里混了几年就胡混几年的时候,做了几个小生意,然后离开家乡去过长春,去过北京,去过天津,就这么三处吧应该,噢,还去过大连。每一次去一个大城市,回来都觉得家乡特别无趣,特别没有意思。

富二代(我)谈不上,算官二代,我其实长大了以后反省是,你比如我上政治课,我那么挑衅老师,也没把我怎么样,跟这个是有关系的,肯定老师是有顾忌的。我能想起来一个,我爸当时他们那也有对台办,就是对台湾办公室,所以那个里边呢,能拿回来香港台湾的报纸给我看,这个是我印象比较深的,每次拿过来我都特别吃惊,我爸很早就发现我性格叛逆,他有点害怕,所以就不敢给我拿。

别的特权和什么其实那个时候真的就没有,我能看到一些东西,比如说我在里屋学习,外屋来了一个人找我爸谈事,然后最后我就听到我爸用惶恐的声音说,这个不行不行不行不行,我扒着门缝看,就是推来推去一个信封,那我想这是来行贿被他拒绝了,他不敢收。

我小时候其实本来是想过当作家的,其实这事儿上我是有挫败感的,因为固然有不是足够勤奋努力的原因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看别人作品的时候会有两个感觉,一种是写的真好,但是你觉得我要努力一下也能做到这个程度,但是还有一种是所谓神作那种东西,你看完了你就特别绝望。

你就觉得你再怎么勤奋努力,你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境界。

比如说电影吧,库斯图里卡,就是那个南斯拉夫导演,他拍的一些像地下那个东西,三个小时电影,中间好几次,天气并不热,但是我好几次看得冒汗。那种你就发现跟努力啊,跟勤奋就没有关系,他在创作状态上就是个半人半神的东西。所以这个东西你看完了特别沮丧以后,可能就不想干这个了。

我是在就是像写书啊或者是拍电影这种事情上是体会过这个感觉,所以甚至没有在这个领域里很深入,刚刚有这么一个念头,想在这做点什么,就因为看了特别牛的东西就放弃了,其实我吹了好多牛,别人只看到我嚣张的一面,其实我那些特别谦虚的一面,我也想借着这个节目还说一下。就是说,我在很多领域里是看到因为你怎么努力怎么勤奋,都做不到的那些东西,感受到以后就放弃了,这其实也是时有发生的,对。

我是觉得在不严重依赖天分的领域里,我觉得基本上我做什么都能成。做企业如果你要发展壮大,肯定不是严重依赖天分的事情,这里边的多数能力都是可以后天习得的。

(职业)多数时候是因为喜欢,但去当老师绝对不是,就是人家告诉我这工作能有年薪百万,虽然后来发现是扯淡骗人的,最高也就是五六十万年薪,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,肯定会去做。

就刚才我说的,只要不是严重以来天分的事,我觉得我基本上差不多都可以。

(语言)这方面是本来就有一些天分的,即使没天分的领域,如果那个行业本身的性质不是依赖于天分我觉得都可以做好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33zf.cn/news/x/2016/0329/1159.html(中国政法网)

作者:Panoeade | 分类:创业机会 | 浏览:4979 | 评论:0 2016 05 30  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名称(*)
邮箱
网址
正文(*)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Powered By  Z-blog  © 重庆SEO  重庆网站建设  重庆网络推广  备案号: 渝ICP备15009339号